史上最倒楣公益律師 一億一千兩百萬烏龍稅單
2015.03.24



 本案當事人黃文皇律師,今年39歲,中興大學法律系畢業、清華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肄業,2007年開始執業;他曾擔任過台中律師公會秘書長,目前是台中市鴻耀聯合法律事務所的律師。


 黃文皇律師受到財政部迫害的經過,肇始於他接下張宏基之遺產管理人的工作;整個事件發生在2008822日,地點於台中。


   根據黃文皇律師的說法,財政部給他的「罪名」是:受處分人未依規定辦理被繼承人張宏基君遺產稅申報,處罰鍰新台幣55218988元!


   乍聽這項罪名,可能外界會以為是黃文皇律師繼承了一大筆遺產,沒有去繳遺產稅,才會被罰款。事實上,他一毛錢也沒有拿到,還為此事先墊了3000多元。沒吃到豬肉,竟惹了一身腥,黃文皇律師就是典型的受害者!


    因為許多遺產繼承人乾脆選擇拋棄繼承,如果遇見這種情形,後續的處理動作,就必須由國家來承擔,最早是財政部自己在管。不過,案子太多,財政部想管也管不了,便去向法院請求協助,找專業律師幫忙擔任遺產管理人,於是法院會跟全省各地的律師公會聯絡,尋求有意願的律師擔任公益律師。


   9782日,這一天,黃文皇律師接了律師生涯的第一個公益案件,也就是被台中地方法院指派成為張宏基的遺產管理人。即使是已經登記為志願的公益律師,法院還是會依照慣例,先打電話來詢問黃文皇律師的意願,再次確認。當時他也沒多考慮,一口就答應了,那一刻,他的心情還蠻開心的,孰料,竟是一場惡夢的開始。


   張宏基是在96129日死亡,他有9位遺產繼承人,在他死後,通通拋棄繼承。後來,財政部台灣省中區國稅局民權稽徵所查到他有漏稅,才將案子提到台中地方法院,法院隨即指派黃文皇律師為張宏基的遺產管理人。


   黃文皇律師接下案子之後,依照程序,開始登報,做公事催告,要求債權人在規定期限內申報,也發函通知國稅局。整個過程,他還先墊了新台幣3000多元。一直到97年的12月底,一切都很順利,沒有發生任何事情。


   根據黃文皇律師查到的資料,張宏基名下都沒有財產了,只剩下四個帳戶,三個國泰世華銀行,一個郵局,分別留有1元、174元、268元、483元,加起來,總共是新台幣926元!他還私下開玩笑,即使國稅局追到張宏基的稅,剩下926元,都不夠拿來補貼他之前所花掉的3000多元呢!


   本來以為可以結案的案子,到了99423日,卻來個大逆轉。國稅局突然說查到了張宏基在生前,曾經匯了二筆錢到國外,一筆是4082萬元,另一筆是981萬元;等到112日,黃文皇律師就收到由財政部台灣省中區國稅局局長鄭義和署名的裁處書,發文日期是991028日。看到這份裁處書,黃文皇律師差點沒昏倒,因為,受到裁處的人,不是別人,竟然是他自己,黃文皇律師。


   黃文皇律師說,中區國稅局局長鄭義和給他的罪名,他一定要大聲重複一次,讓世人都知道,因為,實在是太離譜了!「受處分人未依規定辦理被繼承人張宏基君遺產稅申報,處罰鍰新台幣55218988元!」


   鄭義和的理由是:張宏基的遺產稅核定通知書所載金額是153993347元,應補繳的遺產稅額是56397173元,扣掉免罰部分,1178185元,漏報稅額是55218988元,所以,國稅局的裁罰是一倍,也就是55218988元。本稅加罰鍰共約一億一千兩百萬!


   國稅局不認錯,反而怪黃文皇律師,「為什麼你不去查清楚?」國稅局掌握所有資料,國稅局應該主動跟黃文皇律師講要申報什麼;結果卻剛好相反,事實上,黃文皇律師在被裁處後,曾經去申請閱卷,看國稅局為何做出這樣的裁處?結果,國稅局卻說:一切都是機密,不能查!


   黃文皇向台中地方法院回報,法院請來國稅局、國有財產局的代表協調,一共開了二次協調會,依舊無法解決。民國10015日,台中律師公會前前任理事長林坤賢,也出面幫忙。他請來立法委員盧秀燕,找了財政部次長張盛和、中區國稅局局長鄭義和,一起到立法院盧秀燕的辦公室開協調會。


   根據黃文皇律師的說法,那天,他們一行人提早抵達,張盛和等人也到了,盧秀燕還沒來。哪知,張盛和一來,就是一副氣勢凌人的模樣,他對黃文皇律師說:「你為什麼不去報啊?不報就是有過失啊!」林坤賢出面打圓場,緩和氣氛,馬上跟張盛和說:「次長,我先跟你報告一下……。」話還沒說完,張盛和就打斷:「你不用對我說,你跟委員說就好。」林坤賢回答:「我們已經跟委員報告了。」張盛和還是那副嘴臉:「那就不用講了!」態度非常傲慢。


   盧秀燕進到辦公室之後,立刻質問財政部官員,「人家律師是公益幫忙,怎麼可以裁罰他?」張盛和趕緊解釋,「不罰的話,我們怕他會跟繼承人勾串!」黃文皇律師一聽就火了,講話也變得大聲,馬上反問張盛和:「我又不認識他們,怎麼跟他們勾串?」大概是有盧秀燕在場吧,張盛和也沒多說,最後只講了一句:「我們會回去再研究。」


   在求助無門之下,羅豐胤理事長向中華人權協會賦稅人權委員會主任委員林天財律師求援,並陪同黃文皇律師去監察院,向監察委員李復甸陳情。中華人權協會賦稅人權委員會也將此案向立法委員朱鳳芝陳情,59日,朱鳳芝在立法院召開了一場納稅人權利保護法修法記者會,把黃文皇律師的案例公開出來。


   原本毫無反應的中區國稅局民權稽徵所,在朱鳳芝委員召開記者會的前一天,突然打電話給黃文皇律師,告知他「已經沒事了,這樣你還有必要去台北開記者會嗎」?黃文皇律師問對方是怎麼一回事,民權稽徵所立即傳真一份文件給他。民權稽徵所傳過來的東西,只是財政部長李述德署名的一個解釋函令而已,上面寫著:遺產管理人係以第三人之地位依法取得管理遺產之權限,於依法遺產及贈與稅法第6條第1項第3款規定為納稅義務人而未依法申請或已依法申報而有短漏報,經稽徵機關核定應納遺產稅及裁處罰鍰後,得以遺產繳納,如逾限未繳經移送強制執行,依同法施行細則第22條第3項規定,得對遺產執行;遺產管理人性質上係形式上之納稅義務人,應免對其固有財產執行。


   其實,在記者會的現場,張盛和也出席了,當朱鳳芝質問他時,他也是這樣回答,只說黃文皇律師的案子屬於個案,已經「解決」了,不執行。財政部正確的做法是,承認錯誤,把黃文皇律師的案子撤銷才對。黃文皇律師在991112日就提復查了,但復查結果迄今一直沒有下文。


   記者會結束之後沒隔幾天,黃文皇律師就接到行政執行處打來的電話,對方明白指出,「我們是不受約束的,如果財政部把你的案子送過來,我們一樣要執行。」雖然財政部次長張盛和在媒體面前口口聲聲說:已解決!但黃文皇律師至今並未收到任何白紙黑字撤銷的公文書,依然生活在夢靨之中!